當前位置:首頁 > 教育科研 > 教育視野 > 正文

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叫醒现代社会民众良知

作者:xzb 宣布时间:2013/8/27 9:14:50 點擊數:417 字號:

弘扬中华优秀传统文化 叫醒现代社会民众良知

     —“最美女教師”張麗莉舍身救學生诠釋良心本義

香港《東方日報》4月19日發出《中華民族向錢看到了最缺德時候》的呐喊,在網上引起強烈共鳴。文章寫道,當代的中國商人,已成爲最無道德的一群,賣木耳的用福爾馬林浸泡,賣火腿的用敵敵畏熏制,賣食鹽的用工業鹽充數,賣黃鳝的給黃鳝喂避孕藥,水銀魚、三聚氰胺奶粉、石灰面粉、神奇牛肉、地溝油、塗色饅頭,這些有毒食品接二連三出現,使中國人再度成爲新時代東亞病夫。人性在金錢面前黯然失色,良知在金錢面前霍然泯滅。

5月14日鳳凰衛視報道《張麗莉師德光輝震撼中國激發良知》:我們覺得中華民族在制度層面、文化層面、百姓道德修養層面,都面臨著重大問題。能夠看到這樣的一個新聞確實有這種被驚醒的感覺,張麗莉的出現震撼人心,激勵人們的優良的品質,也讓每一個人感触要喚醒自己的良知。人性中許多美麗善良的天性——“天地良心”再次被提出來。

人們常說:人活在世上頭頂天腳立地,都有一顆跳動的心,做人處事要講“天地良心”,一個人沒有良心,天地難容。作爲知識分子不僅要有“良心”,還要有“良知”。人性的約束有兩方面,一是外在的执法、制度、民俗等的約束可叫外法;二是人的內心約束可叫內法。儒學既講內法又講外法,靠的則是“良知”。它所倡導的“公德”“行善”“殺身成仁”“舍生取義”不是爲了死後進天堂,而是出于良知,認爲人就應該如此。“最美女教師挺身而出诠釋師者本義”。

儒家創始人孔子最早提出“仁義禮智信”。曆史上,有的封建君王、仕宦、學者、黎民根據自己的需要和利益對儒學作出各種各樣的解釋,甚至打著儒學旗號做相反的事,形成一套封建禮法。十年文化大革命,徹底否定中國幾千年的傳統文化,這是中國文化的悲伤。那麽,儒學本來面目究竟如何呢?

儒學講忠信、仁義、廉恥,在今天社會很有價值。儒學的“忠”不是忠君,“民爲本,社稷次之,君爲輕”。可見儒學的忠是“忠民愛國”,忠“道”,這個“道”是包罗自己的良知、良心在內的一套儒學原理。就是君王也必須忠“道”。不忠于道,不愛惜民力,橫征暴斂,荒淫無恥就是“昏君”,而明君則由于他忠道,圖強進取,政治清明,愛惜民力,節儉用度,聽言納谏。一味迎合君主意志,攀龙趋凤的臣就是“奸臣”。“忠臣”爲了勸谏君王的不合“道”行爲,甯冒殺身之禍在所不吝。

儒學的“仁”“仁者愛人”“己所不欲,勿施于人”與現代社會倡導的人道主義是一致的,在世界環境、生態、人口、宁静等形勢越來越嚴峻的今天,人們都在呼籲“只要人人都獻出一點愛,世界將變成美好的人間”。儒學的“義”是正義、公平,這已經成爲現代法治社會所遵奉的根本原理。

爲政清廉,已經爲現代管理和各國政府所倡導。“恥”是儒學一種最根本的內法。人若無恥,便會歪曲事實、虛僞欺詐、攀龙趋凤、造謠誣陷、嫉賢忌能、賣身投靠、撒潑放刁、死乞白賴……什麽昧著良心的事都能幹出來。胡錦濤總書記用社會主義榮辱觀“八榮八恥”來教育國民,可見儒學的“恥”很有現代意義。這裏講到“以損人利已爲恥”。我認爲做人有四種境界:做人底線是“利已不損人”,當然“利已利人”是“雙贏”,“舍已利人”是高風亮節,而“損人利已”就可恥了。

儒學的“禮”往往被人們誤認爲是“封建禮法”,實際上它是一種抽象的“社會秩序”,秩序可能隨社會發展而變化,但不管怎樣,人在社會中需要遵守社會秩序,講究文明禮貌的,何況現代社會是法制社會,比傳統社會更有序。

“智”就是智慧,簡單地說就是明白世間的原理,做一個明白人。“理”就是世間萬物所遵循的自然法則,在當今知識經濟日新月異的高科技時代,我們應當勇于獻身科學探求真理,破除封建迷信反對愚昧無知,做一個既有科學精神,又有人文素養的智者。中國大陸教育至今沒培養出一個諾貝爾科技獎獲得者,我國的經濟發展因爲高科技含量少在世界上缺乏國際競爭力。所以我們要希望注意培養批判與質疑精神,真正的教育必須培養有“良知”、善思考、能創造的人。

最後講儒學的“信”是“講信用”,“人無信不立”就是做事負責說話算數。這與現代社會文明中的契約關系商業精神倡導的“誠信”是一致的。(夏則寶)